bl小说网 > 精品小说 > 对窗的老师 > 对窗的老师(02)
    【第二章匀潆表姐】大学新鲜人的生活,多釆多姿,迎新会、认识学校、老师和学长学姊,参加社团,申请图书馆証件,购制制服,运动服、运动鞋、餐券,依照老师开的清单购书等、选课等等、眼花撩乱,目不暇给。

    我依照学长的建议,一口气参加了蓝球队、单槓木马队,及合唱社(女孩子最多的队),本来我还想参加摄影社、文艺社(有很多苍白诗人徐新亚们,及多愁善感的琼瑶们),但学长姊们劝说,贪多嚼不烂,到时候时间不够分配,顾此失彼反而不好,才悻悻放弃。

    法文是国际间条约主要语言文字,是必修课,有十六个学分要修,还有英文、逻辑学、服饰礼仪等,很多平常不知道的必修及选修课,我的专属学长是一位她,由她辅导一一完成,现在我已是一个真正的大学生了。

    有人喜称大学Uvrs是“由你玩四年”,但我知道我家在台北拥有不少土地,有土斯有财,身为长房长子,整个百多人的共有财产的管理及经营,我责任及担子不轻,我也只有这四年可以尽量玩了。

    虽然底下2F的补教班已经贴出我考上国立大学的贺喜榜单,我还仍然报名参加谭林老师的课,他们问我考上了为什么还要补习,我告诉他们,我的志愿是台大,所以台北大学不是我的首选,明年要重考,但我没有告诉别人的真正原因是;我还想坐在教室中,幻想看她的裸体跳舞。

    大概我的身高及体型发育得不错,又加上我常在篮球场上斗牛,和单槓练出来的肌肉,居然在学校中,我还有粉丝了,每次我下场打球时,会有几位小女生出来嘻嘻哈哈地捧场,有一次校际球赛,我不慎摔伤,有二位小女生当场痛哭失声,我也算是新鲜人中的人物了,我的球场更衣室中,三不五时会有些小卡片,和小情书,但她们又不敢签名表明身份。

    我也有脸书,上面竟有四五十个人加好友,但其中只有六个是我知道的人。

    我对女孩充满好奇和兴趣,很想结交一、二位志趣相投的女孩,(其实到现在为止,我还不知道我有什么志趣。

    打球、单槓,却没女孩有兴趣伴我,而合唱社这些小丫头,一个个觉模做样,自以为艺术细胞满溢,没一个我看得上眼的,我心目中的公主,是要有谭林老师般的成熟女性美,长长的柔发,柳叶眉,小巧的鼻子,翘翘的红唇,小小紧实的双峰,配上蜂腰丰臀,68到72左右的身高,透露出充份的女性健康美。

    环视周遭一、二年级的女同学,没有一个合乎我的期望,倒是四年级的姐姐有一、二位有些看头,但人家早就一对对、一双双有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我经常怀疑,我会有恋母情结吗?但对自己的妈,都没有一丝幻想啊。

    有一个星期六下午,表姐匀潆来访,其实她是就住在同栋F座,因为我家曾曾祖父汉宝公,在台北盆地世代务农,子孙绵延,传下不少土地,到我爸爸这一代,台北成市,土地价格上涨,开始改行建筑业,才起造了现在这栋大楼,除十楼以下出售外,全分给了全部家族五六十人自住,三姑分到了FD两座,姑丈是神职人员,在FD座自宅开设了神坛,平时没有什么往来,只有在新宅要动工时,爸爸才会去问卜求平安。

    匀潆表姐大我十岁,是我爸爸的三姐的独生女,妈妈也曾考虑和三姑家中表联姻,亲上加亲,互结亲家,但爸爸认为两人年龄相差太多,而且我跟三姑家联姻,属四亲等,不合法,才作罢。

    而她也在在五、六年前就结婚了,但到日本去蜜月时,不知什么原因,她就和老公争吵,他忿而出走南美洲,这么多年来,没办登记结婚,也没办离婚手续,也没有连系,她也不急,在她爸爸的神坛里,替人求神问卜、测字算命、驱邪抓鬼,画符收惊,牵亡酬神有一些小小的名气,她也交过几个男朋友,但最后都以不和收场告吹,我曾经问她的这些本领,从何人处学来的,她均顾左右而言他,笑笑不答。

    妈妈留她在家用晚餐,餐后爸爸有事出去了,她跟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妈去帮爸爸熨衣服,表姐还没走,和我仍在客厅中间聊,她说:“大弟,恭喜你读大学了,同学中,有没有比较要好的女同学呀?”,她无事不登三宝殿,但决不是给我问女同学来的,到现在晚饭都吃过了,还赖着不走,不知有什么阴谋,我要小心了。

    “刚进校门,功诛课太多,大家都不熟,交什么男女朋友,没有!”,我说的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她似乎不太相信,又说:“没有女朋友,会不会有直接上床的女同学呢?”

    ,讲得很露骨,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有没有要好的女生,关你什么事,居心叵测,我有些不悦,顶了她一句:“我还是处男呢,怎么会有一起上床的女朋友,胡扯!”,忽然,我心中“卜”

    的中一动,抬头看了一下她,卅岁女人,因为一天到晚装神弄鬼,每天体能消耗极大,身材不显发福,长得倒有些妖媚,胸脯不大,好像有些挺,因没有生产过小孩,屁股也不大,看起来很有风韵,只可惜身高大概只有6,不然也可以算得上是个好看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要编谎话,有种你带我上楼去检查,折穿你处男的谎”,她的目的我懂了,你自投罗网,吃了亏,可怪不得我。

    我在前带路,她在后面跟,进了9FA+我专用天地。

    我顺手镇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↓记住发布页↓https://4w4w4w.com“嗨!为什么,你一个人的空间比我一家还要大呢?不公平”,“整栋大楼都是我爸公司出钱盖的,家族各份子开会各按权利分配的,没为什么,我家是长房长子,爷爷遗嘱公証指定的,没得谈”,她开始在我房里各处东找西寻的,我问她在找什么,她说要找女人的长发,护垫、内裤,化妆品、保险套,一切可疑的物件,一会后,我问她:“找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说:“可能你毁尸灭迹的工夫很到位,目前还没找到”。

    她偶然低头一看,从半闭的窗帘开缝中,看到对面9FD座,房内灯光通亮,透过叶片向往上斜开的百叶窗,她看到对面夫妇正在敦伦,而且正到了紧要关头,二人正在作相互努力冲刺,好像立刻要达阵,她对我招招手,用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上,要我禁声。

    我立刻将室内的吸顶大灯阕了,我笑箸说:“我这里是双层隔音窗,他们是听不到的,而且他们这场戏,已经连演好二、三年了,变化不多,世空见惯没什么看头了”,我看看腕錶,现在才八点不到,今天开演稍为提前了-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她招招手,叫我也走到窗前,她对我说:“你看那个男的,黑云盖顶,近日内恐有大劫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危言耸听,好端端一个人会有什么劫难”,她笑了一笑,喃喃自语道“最好是我看错了,我也希望是我看错了”,我听她声音里有一些喘,抬头一看她脸上泛起一片红潮,对我有些含情默默似的看着,我听到自己心脏“噗通”

    “噗通”

    乱跳,我们二人都懂了彼此的欲求,她轻轻地问我:“舅妈会不会上来?”

    ,我摇摇头说:“她从来不上来”,她又要我去把门锁了,我小声说:“最安全的方法是你现在下去,向舅妈告辞,从大门出去,坐电梯下楼,再换一个电梯上来,再走楼梯上到我9FA+我开门让你进来,就天衣无缝了”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:“我很急,那样至少要耽误一、二十分钟,不行,我不想等”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门早已锁好了,她迫不及待地上前跟我接吻,我急忙说:“拉上窗帘,不要让人家抬头望明月”,我们急急忙忙也把衣服都脱了,呵!两只乳房平坦坦地,好像只有二粒乳头是突地起的,其余部份一片平地,有些失望,胯间也是平平地,没有半根阴毛,这好像是书上讲的“白虎”

    吧,难怪她老公要弃她而去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抓住我的肉棒,就要我插她,真的很猴急,我伸手下去摸了一手黏不拉几的,我对她说:“姐!我可是童子鸡,我不想就这样糟蹋掉我的次,我希望你能忍耐一下,明晚你你偷偷地从顶楼大门进来,我们做好了卫生,你让我好好地玩玩你的东西,我也让你好好地玩玩我的东西,我去买一只保险套准备着,好不好?”,她涨红了脸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我不想等到明天再做,明天晚上有法事,要做整夜,我先回去洗个澡,今夜十二点整,我再来。请把门开着,不要锁,会带一盒保险套来,保险套是一打一打卖的,不是一只一只卖的”。

    其实,我也知道保险套是论“打”

    卖的,我只不过是黄熟梅子卖青,装嫩。

    晚上十二点正,我想偷偷地打开楼上的门,谁知这扇防盗铜门很久不曾开启,大概有些缺少润滑,想开启时有些阻碍,会发出怪声,我只能很慢很慢地开启,匀潆姐在门外有些不耐烦,进门后,噼头一句:“开门怎么那么慢吞,人家好冷你知不知道”,要用屁股去顶门关闭,我根手指作噤声的姿势,一手慢慢地将大门推回去关上,我说:“空旷的楼梯间有迥声扩音的现象,你想吵醒全家族,你就继续大声嚷嚷”,“我怎么知道这些,人家冷呀”,我赶快扶了她直接走向床上。

    我掀开她的短裙一看,这么冷的三月初,穿了一条迷你短裙,里里面光秃秃一片,直接见到一张仅在书上,及A片上才能看到,打上马赛克的屄,和隔箸二扇隔音窗,和十几公尺距离,谭林老师相似的屄,黑黑红红地呈现在眼前,那是我廿一年来梦魂中幻景中才曾见过的物件,呵!潆姐!我们採了一个69的模式,她好似跟我一样,很久或从没畅玩过异性的生殖器,一下就抓住我肉棒,又是玩耍,又是吮吸的灼灼有声,把玩想将包覆在龟头上的包皮褪下,夸奖地说:“大弟,你的鸡鸡发育的真大呵,只是包在皮套里,不好涨大,姐帮你翻出来吧,这样,你做起爱来,才可以尽力冲刺,包你爽快”,说罢,用手将肉棒顺向往下快速用力一压,我痛得几乎从床上跳起来,低头一看,一颗红冬冬的龟头,从包皮中脱颖而出,挺立在那里,摇幌幌在向我说哈啰。

    “大弟,你还真是童子鸡,我赚到了,让姐指导你怎样肏女人吧!”

    她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!我要自己摸索,才又意思,躺好了,给我看看你你的东西”

    我说。

    她听话地,大大分开了大腿,放牛吃草,任我自行模索,自顾自地,耍弄我的肉棒。

    但浑身似乎愈来愈红,也愈来愈热,我仔细也观看她的外生殖器官。

    我俯身上去吻了吻,不知她刚在沐浴后喷了什么香水,有些玟瑰香,也杂有一份尿燥臭,不怎么可爱,其实表姐的这个东西也没什么看头,耻骨以下到会阴,皮肤全是一片乌乌黑黑的,尤其是从小阴唇,到阴道口更全是一片漆黑,油腻腻的,看起来根本不甚漂亮,耻骨上也没有书上描写的芳草萋萋,只有阴蒂比较白晢,稍为有一些可爱,靠上去吸了三、二口,表姐几乎欢喜的要从床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表姐一直抬臀,猴急地要我插她,我不得不调好了姿势,鸡鸡对准了她那个深深沉沉的洞,一下刺了进去,表姐却大叫一声:“啊………!轻一些,你要杀人吗!”,我就失去了我的童贞。